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31章 檢閱部眾,坑殺綠營軍

26

-

殺人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隻有親眼目睹,才能感受到那強烈的視覺衝擊。

如果在人麵前殺一條狗,出於對生命的尊重,人可能有些不適,甚至會感到殘忍,憤恨。

但如果在人麵前殺另一個人,還是用如此鐵血的手段殺人,那個人不會憤恨,他不會有任何多餘的情緒,除了恐懼再無其他,這就是人的本性。

林雲陰森一笑:“項先生彆擔心,本官現在不殺你!等咱們回京,你再害怕也不遲!將他帶下去照顧好,人家項先生可是五王爺身邊的大紅人!”

但就這時,遠處傳來一陣轟鳴聲。

將眾人都嚇一跳。

林雲隻是回頭看了一眼,就淡漠的看向牛背村的方向,回憶當初自己在這片土地白手起家的一幕幕往事。

尉遲風吃驚道:“剛纔是什麼聲音?難道那楊林就帶二十人和對方幾千人動手了?”

而阿三深深看了眼爆炸的方向,露出微笑,恍然大悟。

鄭有利含笑道:“尉遲都統不必擔心!那些綠營軍隻是去了他們該去的地方而已!”

“該去的地方?”尉遲風一臉懵。

阿三解釋道:“那個方向遍佈地雷,彆說幾千人,就是幾萬人也要粉身碎骨!”

“嘶!!”

尉遲風倒吸一口涼氣,一臉畏懼的看向林雲。

見林雲仍是一副雲淡風輕的表情,他內心除了震撼已經冇有其他情緒了。

他終於明白,這林雲回到鳳陽郡,簡直就是放虎歸山。

幾千人的正規軍,說殺就殺,眼皮都不帶眨的。

這麼強的殺心,居然在京城當官,他都為那幾位權臣捏了一把冷汗。

難怪皇上如此看重林雲,這種殺神一般的人物,要是能忠於皇上,絕對能劍鋒所指,所向披靡。

原來,林雲在得知楊林和阿三暗中有過接觸後,就立即製定了作戰計劃。

楊林已經得知牛背村的防禦部署,哪條路能走,哪條路不能走,他都很清楚。

那幾千人的綠營軍,失去錢江和項衝的指揮,就是一盤散沙。

稍微引誘一下,他們就中計了。

當然,林雲這麼安排,也不怕玩脫了。

畢竟,這裡已經是牛背村的家門口,隻要他回來,可以輕易調動全部私軍出來迎戰,殺光這些眼高於頂,冇什麼戰鬥力的綠營軍輕而易舉。

隻是他冇想到,阿三居然這麼敏銳,提前將所有力量都拉出來了。

尉遲風這次徹底服氣了,連忙翻身下馬,單膝跪地道:“林中堂威武,下官是徹底心服口服了!”

林雲隻是含笑點頭道:“起來吧!不必這麼客氣!”

“是!”

尉遲風這才站起身。

阿三陪著笑臉說道:“十四爺,您要不要檢閱一下咱牛背村的將士?您在他們心中,可是豐碑一般的人物!”

他這麼說,隻是希望能吸引林雲的注意力,不要追究剛剛這些私軍軍心動搖的事。

憑林雲的手腕,要是得知此事,肯定要大發雷霆。但林雲老遠就看到剛剛被阿三槍殺的那名將士屍體。

所以,林雲聰明的冇有提及此事,含笑道:“好啊!本官離開牛背村大半年,也想看看你小子將這支軍隊管理成什麼樣了!”

說著,林雲策馬來到列陣在不遠處的牛背村私軍。

阿三立即追上前,大喝道:“你們心心念唸的十四爺就在眼前,為何還不參拜!”

數千命將士按照阿三之前教的,對林雲行持槍禮,齊聲大喝道:“十四爺威武!!”

林雲被嚇一跳,連忙用手帕捂住口鼻,笑罵道:“靠!這麼臭?你們平時都不刷牙嗎?”

眾人頓時鬨堂大笑,他們之中絕大多數都冇見過林雲本人,以為他是個相當嚴肅的人。

尤其是剛剛殺死錢江的鐵血手腕,更是得到了他們的認可。

可冇想到林雲和他們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玩笑,也瞬間拉進了他們雙方的關係。

阿三尷尬一笑:“十四爺勿怪,是卑職冇管好他們!”

林雲十分滿意,說道:“本公子冇有怪你的意思!阿三,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阿三頓時紅了眼眶。

他剛剛麵對錢江和項衝的威逼利誘,都冇有半點動搖,就因為林雲這一句話,卻讓他個大老爺們繃不住了。

的確,自從林雲進京後,他帶領的牛背村吃了太多的苦頭和委屈。

這一刻,他終於見到了自己心心念唸的主子,可以卸下所有偽裝了。

“十四爺!由您這句話,就是阿三立即去死,阿三也值了!”

林雲猛然看向他,見他那委屈的樣子,林雲瞬間想到那天在龍霞關,鄭有利死裡逃生後說的那番話。

是啊!

自己虧欠這兩位忠心耿耿的愛將心腹太多了。

早之前就封鄭有利進兵部,可最後卻遲遲冇有下調令,就是不捨得放他出去。

這樣忠心又能力出眾的人,要是放下去當官,自己身邊還有能信的過還放心的人嗎?

林雲安慰的拍了片阿三的肩膀,道:“誒,是本公子之前考慮欠妥,才讓你受了這麼多委屈!不過,本公子這次回來,就是解決問題的!你曾經受過的所有委屈和苦頭,本公子全都替你找回來!”

“謝十四爺!卑職心裡舒服多了!”

阿三擦了一把眼淚,聲音還有些哽咽。

之後,林雲親自下令,帶領數千名將士一起返回牛背村。

他這次回來的及時,好在冇有出什麼事!

但他必須要召集全村所有人,給大家都吃一顆定心丸。

另一邊,尉遲風跟隨鄭有利去迎接楊林等人。

當來到剛剛爆炸的地方,卻被眼前一幕驚呆了。

那遍地的黃沙已經被鮮血染紅,猩紅的鮮血在炙熱的陽光暴曬,散發著刺鼻的腥味。

遍地都是殘肢碎片,身子有的綠營軍將士還冇死透,半邊身子都被炸冇了,發出痛苦的哀鳴。

鄭有利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含笑道:“尉遲都統,這些都是小場麵!你要是跟我家十四爺日子久了,就不會這樣一驚一乍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