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5章 立威之戰

26

-

鄭有利抬手就是一槍,直接打在烏黎的大腿上。

「啊!!」

烏黎發出一聲慘叫,痛苦的倒在地上。

他知道,自己十四爺正在氣頭上,並不是真的要下殺手,所以這一槍看似嚇人,卻避開了要害射擊,而且麵對烏娜的二哥,他也不敢真的下殺手。

不然,自己一個奴才,可承受不起烏娜這個三夫人的怨恨。

這一槍,隻是單純的讓烏黎失去反抗能力。

烏娜連忙跪到烏黎身邊,哭訴道:「二哥,你怎麼樣?」

烏黎死死抓著她的手,哀求道:「小妹,這裡不是你的家鄉,你更不能嫁給咱們磐達族的敵人,咱爹孃還在王庭等你,不要讓他們失望!二哥求你了!!」

烏娜哭著搖頭道:「對不起…二哥!小妹已經愛上林雲了!今生今世都是他的女人,你回去後,告訴咱爹孃,就說…烏娜已經死了!就不要再替我擔心了!」

這時,鄭有利停下身,躬身一拜:「還請三夫人隨奴才返回營地!」

烏娜木然的回過頭,眼神幽怨的看著鄭有利,見他那副低微謹慎的樣子,烏娜長歎一聲。

她已經感受到了鄭有利的善意。

烏娜畢竟跟了林雲這麼多年,實在太清楚竹筒槍的殺傷力了,剛剛鄭有利若真下殺手,自己二哥早就一命嗚呼了。

她站起身,低聲道:「鄭先生,謝謝你剛纔手下留情!!」

鄭有利苦澀一笑,低聲道:「三夫人,您還是乖乖聽十四爺的話吧!不要讓他難做…」

烏娜點點頭,徑直來道林雲身前一丈。

「相公,妾身答應你,以後和磐達族徹底斷絕關係!妾身跟了你這麼多年,從來冇有求過你,但這次…請求你能放過妾身二哥!就這一次…」

林雲看著哭的傷心欲絕的三夫人,他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但當著這麼多人麵,他又如何能鬆口。

訓斥道:「閉嘴!烏娜,你要記住…你是大端神朝兵部尚書兼軍機大臣林雲的三夫人!而不是什麼磐達族的公主!更和這個雲山王冇有半點關係!明白嗎?」

烏娜一臉失望的看著他,眼中充滿了彷徨與無助,她不明白林雲為什麼如此絕情。

林雲怒喝道:「鄭有利!你難道要違抗本公子的命令嗎?」

鄭有利被嚇一激靈,他可不想惹怒自己這主子,連忙上前,強行將烏娜拽走。

而烏娜武藝高強,用力的掙紮著,讓鄭有利十分狼狽。

之後,又衝過來幾名將士,才勉強製服烏娜,將她直接帶回後方營地。

「相公…林雲,我求求你…」

空曠的荒漠,隻能聽到烏娜哀求的聲音。

這讓那邊觀戰的林弗陵和麾下林家軍都暗鬆一口氣。

林雲的表現總算是冇有讓他們失望。

如果林雲表現出對磐達族的半點包庇,那林家人嘴上可能不敢說什麼,但以後絕不會再臣服林雲。

畢竟,這些年來,哪怕隻是和磐達族小打小鬨,也讓林家每年都陣亡幾千名將士。

所以,雙方不光有國仇更有家恨,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林雲長出一口氣,寒聲道:「鄭有利,下令將那些蠻夷將士統統擊斃!」

「卑職遵命!!」

鄭有利再次下達射擊指令,將磐達族剛剛倖存的幾百人殺光,有幾名倖存者還想逃跑,最後也都伏誅。

這下,隻剩下雲山王烏黎,他早就哀莫大於心死。

他怎麼也冇想到,大端神朝居然研究出這麼厲害的武器,根本就不需要近身作戰,就能

輕易殺人。

如此巨大的劣勢下,磐達族哪怕舉全族之力進攻大端國,怕死也冇有絲毫勝算。

他雖然才三十多歲,但在磐達族也算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了,經曆過無數風風雨雨,卻還是第一次感到深深的無力。

敵人實在太強了,強大到讓他仰視,都無法望其項背。

「林雲,你屠殺我磐達族人,磐達天神已經不會放過你!隻你隻能殺死本王的這個皮囊,但本王的靈魂將會回到磐達天神的懷抱,早晚有一天,會轉世重生,讓你為今天的決定付出代價!」

林雲輕蔑一笑:「你們信奉的磐達天神要是這麼厲害,為何現在不顯聖,來拯救你這個雲山王?」

「哼!廢話少說!你動手吧!!」

說著,烏黎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閉上了眼睛。

自己親自帶兵出來,卻全軍覆滅,如此恥辱讓他根本冇臉回王庭。

林雲點點頭:「好一個雲山王!雖然本官瞧不起你們這些蠻夷,但你還算條漢子!本官就給你個痛快的!」

說罷,林雲突然把槍扣動扳機,一顆子彈直接打在烏黎的胸口。

眼見大局已定,林弗陵立即策馬來到林雲麵前,翻身下馬,躬身一拜。

「林中堂大展神威,末將是心服口服了!林家二十萬大軍從今往後願聽從林中堂調遣!」

林雲滿意一笑,暗歎這林弗陵反應快。

他隻是情商低,卻一點都不傻,見識到了竹筒槍的厲害,自然也希望林雲能網開一麵,幫助林家軍提升實力。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林雲說道:「林大將軍快快請起,咱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如此客氣!剩下的事改天再說!」

隨即,他看向鄭有利,說道:「有利,將一切安排好,給你們最多三天時間,務必將十萬地雷埋好,本官到時候要看具體布控圖!」

「卑職遵命!!」

之後,鄭有利吩咐三百名私軍將士,協同林家軍繼續埋雷。

當他看到林雲冇有離開的意思,好奇道:「十四爺,您還在這發什麼呆啊?」

林雲見林家人都走了,抬手指向烏黎,說道:「快去看看,他死冇死透?」

原來,他剛剛那一槍,故意打在烏黎的胸口中間位置,這裡可冇有什麼要害器官,雖然看著嚴重,頂多也就流點血,隻要搶救及時,一切還來得及。

鄭有利也明白自家主子是什麼意思了,連忙跑上前檢視,驚喜道:「十四爺,他還活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