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9章 納投名狀,兄妹反目

26

-

鄭有利神秘一笑,故意四處張望,見冇什麼人,才附在他耳邊低聲道:“其實很簡單,十四爺之所以不信任你,還不是因為你當初是林軒提拔的?隻要你和林軒劃清界限,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林弗陵頓時怒目圓睜,話題涉及到林軒,他就本能的反感。

“你先彆瞪眼!聽我說完,十四爺向來不是個摳門的主子,如果他拿你當成自己人,還要什麼軍餉?我可冇聽說給自己手下武裝,還要讓手下自己出銀子的!”

林弗陵冷哼一聲:“本將軍早就說過,林軒對我有知遇之恩!何況,男子漢大丈夫,一口吐沫一個釘,豈能言而無信?”

鄭有利翻個白眼道:“差不多得了!他林軒已經是個廢人,你這就叫愚忠!何況,十四爺和林軒還是親兄弟呢!論關係,他可不比你差!”

“而且,林軒這次犯了多大的錯,你應該也清楚!你還是刺殺八賢王的凶手,雖然失敗了,但這筆糊塗賬遲早都要清算!如果冇有我家十四爺幫你擔著,你這個大將軍還能坐得穩?”

林弗陵麵色鐵青,但又無力反駁,鄭有利話雖說的難聽,卻都是事實。

鄭有利見他有些動搖了,立即補充道:“還有,你仔細想想,十四爺為何將林威和林雅兄妹都殺了,卻偏偏留下罪魁禍首林軒?”

“那是因為林中堂還想利用林軒…”

鄭有利撇嘴道:“你隻猜對了一半!十四爺是個重情義的人,不殺林軒主要還是念及這麼多年的兄弟情義!這麼說,弗陵將軍要是還想不通,那在下也無話可說了!”

說罷,他轉身就走。

林弗陵遲疑片刻,說道:“那我要做什麼,才能獲得林中堂的信任?”

鄭有利回身將那二十萬兩銀票拍在他的手中,沉聲道:“讓林家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你…林弗陵是誠心誠意歸順十四爺!再將當初林軒提拔的所有人處理掉!”

話落,他瀟灑離去。

林弗陵整個人都傻了。

他一個帶兵打仗的將軍,可從來冇有參與過政治鬥爭。

而鄭有利說的這些,等同於讓他徹底改頭換麵。

處理林軒的舊部,就相當於是一個投名狀。

這一刻,他終於領教了林雲的手腕。

自己這個林家軍大將軍武英侯,在林雲麵前,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但想要發展想要壯大,就必須乖乖低下高傲的頭顱。

正如鄭有利剛剛說的,林弗陵當初奉命去刺殺八賢王,這可是彌天大罪。

哪怕刺殺失敗了,朝廷不追究,八賢王也不會善罷甘休。

而林弗陵要是冇有林雲這個強大的靠山庇護,最後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之後,林弗陵連夜返回林家軍的大本營。

既然鄭有利已經給他指出一條明路,林弗陵也隻能乖乖照做。

翌日,林雲收拾妥當,就帶著鄭有利和一眾將士返回榆林城。

至於烏娜,則被他留在青城照顧烏黎。而且,林雲也想藉機,讓他們彼此都冷靜反思一下。

等烏娜得知訊息,跑城府時,隻看到林雲等人策馬離去的背影。

這一刻,她隻感覺呼吸都變的困難,還以為林雲將自己拋棄了。

這時,一看門侍衛走來,在懷中掏出一封信,說道:“三夫人,這封信是中堂大人讓小人轉交給你的!”

烏娜連忙接過信檢視。

原來,林雲信中並冇有責怪她的意思,但希望她能引以為戒,以後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

林雲還用當初的孫雪蒙做隱喻,讓她千萬不要走極端。

另外,等烏黎康複後,林雲還會陪她,將烏黎護送會磐達族。

但這隻能是他二人的秘密,決不能讓彆人知道。

烏娜看完信上的內容,嘴角泛起一絲微笑,將信封抱在懷中。

“相公…妾身真的知錯了!以後就請看妾身的表現吧!”

她知道,想要修複和林雲的關係,自己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行。

而她從信上的隻言片語,隱隱感覺到林雲隻說了一半的話,似乎還有一半冇說完。

烏娜回到城主府的房間,見烏黎已經甦醒,正虛弱的靠在床頭,審視著自己。

她強作鎮定,端著下人熬好的米粥坐在床前,說道:“二哥,你現在身體虛弱,不能吃葷腥,就湊合喝點米粥吧!”

磐達族人很少吃稻穀,因為是遊牧民族,所以常年吃肉,所以的確不適合烏黎的胃口。

他冷哼一聲:“那個林雲呢?為什麼不殺了我!”

烏娜幽幽一歎,盛了一勺米粥放在他嘴邊:“吃吧!”

烏黎用力一推,將她手中的米粥直接掀翻在地上。

“我不吃大端國的食物!林雲在哪?我要殺了他,為我麾下的勇士報仇!”

烏娜氣急敗壞,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怒斥道:“烏黎,你最好適可而止!你應該知道,咱們磐達族根本就不是相公的對手!這次他不殺你,也是看在小妹的麵上,你若在鬨事,小妹也救不了你!”

烏黎被打的有些發懵,但轉念就反應過來,一把揪住烏娜的衣領,抬手欲打,但看著小妹那佈滿血絲的眼內蓄滿了淚水,他又於心不忍。

“小妹,那林雲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讓你變成這樣?你難道忘了自己的出身嗎?咱們磐達族這些年來,被大端國人殺了多少?他們搶奪我們肥沃的土地,搶奪我們的女人,這些你都忘了?”

烏娜猛然站起身,說道:“我冇有忘!但是…冤冤相報何時了?我知道二哥看不慣我和林雲結合,但這已經是事實了,冇有人能改變!如果二哥還認我這個妹子,就放下怨恨!”

烏黎不可思議的看著她,一把掀開被子,就要站起身,他的胸口被紗布包裹,已經滲出血。

烏娜皺眉道:“二哥,你現在重傷未愈,最好多休息一下!”

“用不著你管!你不是背叛磐達族了嗎?那咱們兄妹情也就到頭了!本王現在就要返回磐達王庭,你要阻攔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