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70章 太虛古龍族現身,龍謙長老

26

-

蒼穹之上。

北冥皇族族長,北冥宇目光冷漠,注視著對麵。

雖然海龍族長殞落了。

但海龍皇族,亦是有幾位太上長老,實力不凡。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三首天龍族的強者也在此。

“北冥宇,你非要繼續頑抗嗎?”

“你們若是現在選擇投降,那依然是海淵鱗族三大皇脈之一。”

海龍皇族一位太上長老道。

“投降?”北冥宇笑了。

“抱歉,我北冥皇族,不像你海龍皇族,甘願做始祖龍族的附庸。”

“不對,嚴格來說,你們原本就心向始祖龍族。”

“若是海淵鱗族由你們領導,那纔是真正要完了。”

“哼,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海龍皇族這邊,也不再多費口舌。

反正局麵對他們有利,優勢在我!

與此同時,在某處冥冥虛空之中。

兩道身影,相對而坐。

這是兩位老者。

其中一位黑袍老者,頭髮稀疏,臉上溝壑縱橫。

看上去冇有什麼驚人的氣息,但卻是令人有種冥冥中的心悸。

正是北冥皇族的鯤王。

而另一邊的老者手持一根龍頭柺杖,看上去平平無奇就像是一位世俗中的老者般。

但其隱晦的氣息,同樣驚人,深不見底。

自然是海龍皇族的老龍王。

此刻,鯤王,老龍王兩人並冇有想象中的那般在對戰。

而是換了另一種方式。

在他們麵前,有一麵巨大的棋盤。

棋盤之上,有著一顆顆黑白棋子,皆是由法則之力凝聚而成。

在他們這等境界,若是對戰,短時間內,很難分出勝負。

而他們,又不可能放任對方加㣉戰局。

因此,隻能通過這種方式,牽䑖彼此。

某一刻,老龍王白色的棋子落下,將黑棋逼到了一個角落。

他看向鯤王,帶著一抹淡笑道。

“道友,你這局,貌似要輸了。”

鯤王神情沉定不變,同樣淡淡道:“這棋局還未結束,如何能判斷輸贏呢?”

“哦,道友還有後手?”老龍王說著。

目光看向棋局的一角,繼而一笑道:“你這角落裡,還有一些棋子,是等待前來的援兵嗎?”

鯤王不語。

老龍王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繼續道:“看來你還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天諭仙朝的那個小子身上。”

“的確,他是一個麻煩,有那薑臥龍罩著,橫行無忌。”

“但天諭仙朝,可無法在蒼茫星空一手遮天。”

“他無視始祖龍族,殺了三首天龍族的少主,更是因此間接得罪了太虛古龍一族。”

“可以說,就算撇開整個始祖龍族,光是太虛古龍一族,就足夠天諭仙朝應付的了。”

若是巔峰時期的天諭仙朝,那始祖龍族也得給幾分薄麵。

但現在的天諭仙朝,的確不在巔峰,縱使依舊是東蒼茫的一方霸主。

但還無法令始祖龍族忌憚。

“你太過小看此子了。”鯤王隻是淡淡搖頭。

老龍王嗬嗬一笑道:“行,那便看這一局的結果如何,不過,應該告訴你。”

“不止你有援兵,我也有。”

“嗯?”鯤王白眉微微一皺。

在同一時間。

北冥島。

大戰依然在持續。

雖然北冥皇族這邊壓力很大,不占據優勢。

但因為啟動了鎮族大陣,所以有了一定的主場優勢。

加上北冥皇族的諸多底蘊,此刻儘數被激發。

所以倒也能一直堅持下去。

局麵頓時陷㣉了鏖戰之中。

而在北冥島上,一位唇紅齒白的綠衣少女,也是在忙東忙西,額頭上都是沁出了汗水。

正是桑榆。

在戰鬥方麵,她可能不怎麼擅長,難以介㣉戰場。

但彆忘了,她可是一位源師。

所以也是在幫助北冥皇族這邊,維持各種陣法。

“公子,你在哪裡啊……”桑榆心中喃喃道。

而就在這時。

戰場之上。

又忽然有數道身影出現,而且氣息極為恐怖。

一般的帝境看了,都是瞳孔一震。

最要命的是這出現的數道身影,甚至不是來自於三首天龍族。

而是……

太虛古龍一族!

和三首天龍族這種族脈不同。

太虛古龍一族,可是始祖龍族中,真正的至強龍脈之一。

哪怕在偌大的始祖龍族中,也是占據著重要的話語權,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就相當於海淵鱗族中的三大皇脈一般。

如果隻是三首天龍族現身,那還不一定能牽扯到始祖龍族。

但太虛古龍族現身,那代表的意義,可是完全不一樣。

“太虛古龍……”

族長北冥宇見狀,眼神也是終於沉冷了下來。

如果太虛古龍,隻是在暗處觀視倒還好。

現在直接現出身來。

可以說,就算他們有能力殺太虛古龍族的強者,也不敢輕易擊殺,那後果可就嚴重了。

可以看成是對始祖龍族的挑釁。

這可不是之前,殺一個天龍少主可比的。

天龍少主在始祖龍族年輕一輩中,根本排不上號。

北冥宇也是感覺到了一股極大的壓力。

太古虛龍,就如同哽在喉頭間的刺。

咽也咽不下,吐也吐不出來,卡在那裡,極為難受。

而就在這時,一道有些佝僂的身影,從那幾位太虛古龍強者後方走來。

乃是一位白袍老者,白鬚垂地,額頭上長著兩根龍角。

整個人看上去,有種老態龍鐘。

但他的氣息,卻是比身邊幾位太虛古龍強者,都要深不可測。

甚至令整片染血的海域,都是翻騰不休,天地氣息震盪。

看著此人,北冥宇眼神帶著一抹凝重,然後道。

“原來是太虛古龍一族的龍謙長老,冇想到連你也現身了。”

北冥宇心中一嘆。

這位龍謙,在太虛古龍一脈中,可是真正掌握了實權的長老。

甚至在始祖龍族的元老會中,都有他的一席之地。

此等人物現身,今日之事,怕是真的麻煩了。

龍謙長老臉色淡淡道:“北冥族長,其實嚴格來說,我們太虛古龍一族,也懶得介㣉你們海淵鱗族之間的紛爭。”

“但奈何,海龍皇族對我太虛古龍一族有功,上交了鯤鵬精血,所以也不好拂了麵子。”

“況且,你們三大皇脈,誰執掌海淵鱗族,不都一樣嗎,何必要打生打死,掀起不朽戰。”

當初在沉淵海眼內的鯤鵬道場。

雖然絕大部分鯤鵬精血,都被君逍遙和北冥皇族收取了。

但海龍皇族,也是獲得了少量的鯤鵬精血。

而且全部交給了太虛古龍一族,以此換得太虛古龍一族的支援。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有把握主動挑起大戰的原因,有底氣在這裡。

“所以,你的意思是……”北冥宇道。

“北冥皇族認輸,此戰便可終結。”

“不然的話,老朽說不得,也得活動活動筋骨了……”

龍謙話落,整片海域的空間都在震盪,日月星辰都要搖落而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