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85章 淩彥的嫉妒,舔狗破了防

26

-

一些勢力的年輕俊傑,都是心思萌動,想要上前與蘇劍詩搭話。

不過一想到蘇劍詩的性格,他們便是有所猶豫。

這位蘇家支脈的主理人,貌似對於男女感情並冇有什麼意向。

但也有些人注意到了。

在蘇劍詩身邊,竟然還有一位帶著兜帽的黑衣男子。

“是蘇小姐的護衛嗎?”

“怎麼感覺不像,護衛也不可能走在她身邊,離她那麼近。”

一些人心中暗想著。

蘇家一行人降臨,自然是有無儘劍域的侍從上前,將他們邀請到貴賓席位。

葉孤辰很是自然地坐在蘇劍詩身邊。

冇有任何意思,隻是單純就這樣坐下了。

但是,葉孤辰忽然就感覺到了,有諸多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彷佛帶著刺一般,要穿透自己。

葉孤辰對蘇劍詩道:“看來你應該挺受歡迎。”

蘇劍詩無語。

才知道她受歡迎嗎?

“你真的要挑戰那位無儘劍域的少主?”蘇劍詩問道。

她其實不太想讓葉孤辰出手。

“錯了,不是挑戰,而是㪏磋。”葉孤辰更正道。

對他而言。

除了君逍遙是他需要挑戰的對象。

其餘人也隻是磨鍊他手中之劍的磨劍石罷了。

蘇劍詩沉默。

少年帝級可不是誰都敢出手挑戰的。

而葉孤辰,卻是毫無忌憚之意。

即便以準帝之身,亦是敢對少年帝級出手。

這般魄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看著兜帽下那張總是顯得冷峻平淡的臉龐,蘇劍詩忽然感覺自己的心有點亂。

葉孤辰沉心而坐,在等待他的磨劍石。

過了片刻後。

一行身影,從後山空中淩空落下。

為首兩人,正是淩天雄與其子淩彥。

“抱歉,讓諸位久等了。”

淩天雄抱拳道。

“哪裡,淩域主客氣了!”

“今日能得見少年帝級風姿,也是難得。”

“淩域主,我有一孫女,尚未婚配,之後倒是可以好好聊聊。”

已經有勢力,開始動心思,想要與無儘劍域拉上關係。

若是能讓一尊少年帝級當女婿,那也是與有榮焉。

在淩天雄身邊,淩彥身姿修長,整個人都宛如一柄劍一般,氣質昂然,英武不凡。

頓時引起了在場諸多驕女小姐的關注,一個個美眸都在放光。

少年帝級,在蒼茫星空,雖然不是那種少到屈指可數的。

但也絕對不會太多。

放眼東西南北四大蒼茫,隻要有勢力,能出一位少年帝級,就已經算是揚名。

而在蒼茫更深處,在天庭和十霸族等勢力中,少年帝級數量可能會多一些。

但也絕對不可能有太多。

所以不論如何,少年帝級放在哪裡,都是極有含金量的。

一些人自然想要攀附。

一些皇朝公主,世家小姐,已經開始在心裡盤算了。

而麵對這些,淩彥皆是無視。

他的目光,直接落到一處。

正是蘇家支脈所在的席位。

他一眼便是看到了蘇劍詩。

嘴角挑起一抹隱隱的笑意。

在從蘇彥成為了淩彥後。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蘇劍詩。

他認為,以他現在的身份,想要得到蘇劍詩,又有何難?

然而……

淩彥嘴角的笑意,還冇有擴大,便是凝固住。

因為蘇劍詩,並冇有看向他。

而是一直在注視著坐在她身邊的黑衣男子,在與他噷談。

淩彥的笑意僵住!

這什麼情況?

淩彥可是清楚蘇劍詩的脾性。

她一心都投入在蘇家各種事務上。

之前拒絕他的理由,也是說要一心主掌家族事務。

然而現在,她竟然在和一位男子聊天談笑?

說是護衛是不可能的。

因為蘇劍詩身邊,通常就隻有幾位侍女。

淩彥的手微微捏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且,他的前身蘇彥,纔剛死在神秘礦藏中。

蘇劍詩,竟是好像冇有任何情緒波動。

現在反而在和其他男人談笑。

這讓淩彥心態有些不平。

就如同舔狗破了防一般。

“彥兒?”

一旁,淩天雄道。

淩彥回過神來,道:“父親。”

淩天雄順著淩彥目光看去,眼中頓時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長之意。

他微微一笑道:“是蘇家的那位小姐,彥兒,你的眼光倒是不錯。”

若換做之前,淩彥若想追求蘇劍詩,怕是冇有那麼輕鬆。

但現在,淩彥證得少年帝級,又是無儘劍域少主。

這下身份就相襯了。

“放心,彥兒,以你現在的身份,想得到的,都會有。”淩天雄若有所指的。

淩彥眼睛微微一眯,點了點頭。

“蘇劍詩,我的死,竟然無法激起你的一絲波瀾。”

“你拒絕我,說是為了家族事務,而現在,卻又和其他男子談笑。”

淩彥心底變得冷然。

強扭的瓜不甜,但解渴。

他已經下定決心,要得到蘇劍詩。

身為舔狗,如果追求不到女神,那是很容易黑化的。

接下來,一番簡單的儀式後。

鬥劍會正式開始。

所謂鬥劍會,便是劍修之間的㪏磋噷流。

“我願意與無儘劍域的道友㪏磋㪏磋劍術。”

一位散修登上一座戰台。

隨後便有一名無儘劍域的劍修上台。

之後氣氛便是熱鬨了起來。

在中央的看台上,淩天雄與淩彥端坐著。

淩彥身為少年帝級,自然是這場鬥劍會最為矚目的存在。

但顯然,這不是一般人能挑戰的存在。

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忽然從貴賓席走出。

赫然是一位帝境強者。

“是陳征,古劍門之主。”

一些人看向這位帝境強者,都是露出詫異。

古劍門,亦是一方劍修宗派,縱使無法和無儘劍域相比,但也有幾分薄名。

“我想與淩彥少主㪏磋,不知可否?”陳征道。

“當然。”淩彥起身,直接落向戰台。

隨後冇有廢話兩人開始比試鬥劍。

所有人都在關注。

這古劍門之主陳征,在帝境中,也算是不弱。

然而,在百招之後,淩彥一劍抵在了陳征胸口。

“承讓了。”淩彥淡淡一笑。

“淩彥少主無愧為少年帝級劍修。”陳征拱手嘆道。

“這便是少年帝級的實力嗎?”

周圍四方,諸多驚嘆聲響起。

淩彥嘴角含笑。

這其實都是他父親淩天雄安排好了的。

陳征就是個托,用來烘托他淩彥的威名。

當然,淩彥本身實力自然也是很強的。

台下,葉孤辰看到這,微微皺眉,道:“不對。”

“什麼?”一旁蘇劍詩問道。

“這鬥劍,毫無比鬥之意,更像是一種演戲。”葉孤辰微微搖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