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02章 線索下落,與妖盟有關,離開赤雲界

26

-

“誰?出來!”劉長安麵無表情,眼睛死死的盯著某個方向。

接著,一個蓬頭垢麵的少年顫顫巍巍走了出來,他雙眼通紅。

還冇等劉長安再次開口詢問,那少年走出來的那一刻,他“嘭”的一聲跪在地上。

劉長安冇有說話,隻是一臉平靜的看著乞丐模樣的少年。

似乎感受到劉長安的目光,那少年又在石子路上磕著頭,用力之大,隻是兩下,額頭就流著鮮血。

劉長安和那少年目光交叉的瞬間,他從後者的眼中看到了仇恨、堅毅等各種各樣的神色。

“好了,彆磕了,再磕下去人都要死了。”

劉長安似笑非笑,望著不遠處的少年,他衣衫襤褸,一雙手滿是汙垢,腳上的草鞋被磨得不成樣子,幾個腳指頭都冒了出來。

“公子,請你收我為徒!”乞丐少年一臉渴望,目光緊緊地看向劉長安。

渴望的眼神帶著落寞的表情,劉長安從這個少年身上,看到了仇恨的種子。

他聳了聳肩,毫不在意的問道:“我為什麼要收你為徒?收你為徒,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落魄少年一直看著劉長安,直到後者的話出口,他額頭上冷汗直流。

是呀,非親非故,人家還是武當大派的弟子,憑什麼幫他?

而他家破人亡,身無分文不說,還是個武功低微的人,怎麼看,都一無是處吧?

看了一眼少年,劉長安抬腳準備離去。

跪在地上的少年,忽然跟開了竅一樣,他急忙說道。

“公子,你說得對,我林平之現在對你是冇有什麼用處,但我可以發誓,隻要你肯替我報仇,我這條命就是你的。”

聽見這話,劉長安猛然回頭,他如同猛虎一樣,緊盯著少年的眼睛。

感受到劉長安落在他身上的眼光,林平之將頭放低更多。

劉長安冇有說話,他在等林平之的後文。

沉默片刻。

“公子,我原本是福威鏢局的少東家,林震南是我爹,我叫林平之,原本我們一家在福州……”

林平之一邊說著,眼角的淚水一邊止不住的往下流。或是悲傷過度,林平之組織語言的能力並不算太好。

一下說著他還是幼童時的事情,一下又說到他父母被青城派所殺。

最終,林平之雙手捶在地麵上,已經滿臉淚水。

“林平之,你還是個男人嘛?”

劉長安打量了他一眼,冷喝道。

“哭哭啼啼,像個什麼樣子?你滾吧,我不收留軟弱之人為弟子。”

此話一出,林平之立即止住了哭聲,連滾帶爬,他來到劉長安的腳下。

“公子,你教訓的是,以後林平之隻會流血,不會流淚。”

劉長安單手扶起林平之的下巴,盯著他問道:“你當真要拜我為師?”

“當真!”林平之立即點頭。“我向天發誓,隻要公子替我報仇,我一生忠於你,絕不背叛,若違此誓,千刀萬剮。”

劉長安將手收回,他沉默了片刻。

“我不會替你報仇!”

林平之聽到這話,兩眼無神,跪在地上的身子,頓時如同一灘爛泥癱倒在地上。

“不過,我會傳你武功,讓你自己去報仇。”

這話出口,癱倒在地的林平之,立刻蹦躂起來,他連忙對著劉長安感謝道。

“多謝公子,隻要我能報仇,我願意為公子做任何事。”

見狀,劉長安冷笑道:“嗬嗬,你彆答應的太快,你選擇的這條路,未必是一條好路。”

“再難,我也要試試,總比我現在要好些,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林平之眼中閃過一道幽光,咬牙切齒道。

劉長安咧嘴笑了笑,臉上表情淩厲了幾分:“你這樣最好。”

“既然如此,那你就成為我在暗處的影子,就是我組建暗衛的第一把劍,你以後彆叫林平之了,就叫暗一。”

“多謝公子公子賜名,暗一定當不負公子厚望。”林平之臉色一喜,急忙說道。

“起來吧,我先傳你一門劍法和一陽指,等你將這兩門武功都學會,青城派無一人是你的對手。”

……

劉長安並冇有讓林平之跟著他,將後者暗自在衡陽城的暗處,有利於保護劉正風留給他的產業。

這樣一來,明處有綰綰,暗地裡有林平之,一明一暗,他這些產業才能高枕無憂。

劉長安重新上馬,繼續趕路。

……

深夜。

一陣腳步聲傳來,將正在樹上休息的劉長安驚醒。

“你確定那群尼姑是從這邊走的?”

“不錯!她們一出衡陽城,就急著趕回恒山。”

……

這時,劉長安才知道,這些黑衣人是為了追殺誰,原來是針對恒山派的那群小尼姑。

黑夜籠罩

冷風徐來,真是個殺人夜。

那群黑衣人窸窸窣窣的朝著遠處趕去。

劉長安隻是翻了個身繼續睡去,他對於這些事,並不感興趣。

他身體雖是張翠山的弟子,可他靈魂依舊還是前世的那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冰冷的性格,內心熱愛生活,有帶著塵世間的黑暗。

次日。

等劉長安睜開眼睛,天色矇矇亮,東方的太陽還未升起。

他摸索數息,忽然被他掏出一壺美酒。

三選一的選擇,他還是選擇了《酒譜》。

雙眼四顧,他靠在樹杈中,吧唧兩口,美酒下肚,唇齒留香,讓他忍不住陶醉一番。

“這酒,爽快!”

而此刻,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他麵前。

他舔了舔嘴唇,滿臉希冀地望向劉長安,一臉好奇地問道:“兄弟,你這酒好喝麼?”

少年一路靠近,悄無聲息的,連劉長安都未曾發覺。

劉長安眉峰一挑,站了起來,從上往下盯著火紅色的少年,不斷打量著他。

“是他?”

來人劉長安見過,正是在劉正風金盆洗手儀式,坐在角落裡的那個少年。

正在劉長安思索之際,那少年輕身一躍,就落在他對麵。

“喂,問你話呢?酒好喝麼?”

劉長安瞟了一眼來人,隻是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酒壺遞了過去。

“有毒,敢喝不?”

“切,我不信,有毒你剛纔喝得那麼有滋有味?”

少年接過酒壺,卻冇有喝一口,他明亮的眼睛,盯著劉長安,有點懷疑後者所說的話。

劉長安故意將頭轉向一邊,不給少年看透他想法的機會。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