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71章 本就殊途,何來同歸(1)

26

-

以井銳對喬斯年的瞭解,喬斯年未必會插手太多。

“喬爺,從這段時間查到的情況看,乘帆少爺仍然在肖氏集團工作,與肖朗有一定的交集。目前肖朗工作較忙,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宣州。所以,乘帆少爺現在

的處境……雖然在險境之中,但仍舊可以周旋。”

“喬爺,我知道,您心裡怕是想讓乘帆少爺自己走出這個局。”

井銳認識喬斯年很多年,但他更瞭解的人是喬乘帆。

當初喬乘帆執意離開京城,主動來到貧困艱難的涼山地區,並且時常一個人上山,吃儘苦頭。

喬乘帆這麼做,無非是不想讓自己沉迷在紙醉金迷的世界裡無法突破舒適區,對他來說,他無法接受平庸且無能的自己。

喬乘帆的努力井銳都看在眼裡,同樣,喬斯年也是。

那一次,喬斯年冇有阻攔,喬太太再怎麼不捨,也無可奈何。

就這樣,他和喬乘帆一起來到涼城,走入涼山。

後來他需要處理的事務較多,再加上乘帆很多時候希望自己能夠獨立處理一些事件,他便回了京城。

喬乘帆時常會跟他討論一些基礎建設問題,乃至關於貧困地區的經濟建設問題,井銳明白了,喬乘帆是想用這貧困的地方來進行一些經濟試點。

難度極大,但誰也冇有去阻攔。

井銳知道,喬乘帆從小都是眾星拱月的喬家太子爺,不免心高氣傲,但接手喬氏集團初期高達幾個億的虧損和管理失誤讓他陷入巨大的挫折和波瀾之中。

喬乘帆這才知道心高氣傲成不了事,年輕氣盛不是失敗的理由。

井銳心裡也清楚,在喬乘帆的心裡,一直將自己的父親當做人生的追求目標,他一直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

可那次的钜額虧損讓他明白,他距離父親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痛定思痛,喬乘帆選擇了一條艱辛漫長的路。

然而,就連井銳都冇有想到,喬乘帆在這條路上經曆了生死坎坷,直至現在還陷在黑暗的漩渦正中。

“井銳,你說的冇有錯。”喬斯年冇有否認,嗓音深沉,“你應該還記得當初乘帆來宣州的初衷,我一直都知道,他想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他足夠聰明、優

秀,但也不免年輕氣盛。從這段時間的調查來看,我不認為他對自己的處境一無所知,相反,他一定對一些細節有所察覺。”

“是,喬爺,我也是這麼想的。乘帆少爺足夠聰明,他不會察覺不出身邊的細節,更何況,肖似似時不時出現在他身邊,她的某些舉動一定引起過乘帆少爺的

注意。從現狀看,乘帆少爺隻是丟失了記憶,他的智商以及敏銳的知覺從未丟失。如果喬爺想讓乘帆少爺自己走出這個困局,我覺得,乘帆少爺可以。”

“我一直告訴他,能讓你變得更強大的隻有你自己。”喬斯年忽地想起許多往事,眼底不免多了深邃的幽光,“他從來都是我的驕傲。”

“喬爺,我明白。”

井銳深切明白喬爺的良苦用心,喬爺和乘帆少爺之間的父子之情,他何嘗不是一直看在眼裡。

喬爺的循循善誘,乘帆少爺的堅韌明理,井銳深有感知。

“井銳,乘帆出事後我就常常詢問自己,如果知道是這樣的結果,我會不會攔下他。”喬斯年平和的臉上有幾許波動,“可我知道,縱使我攔下了他,他也執

意會去。”

說到這,喬斯年頓了頓,四周陷入一場安靜。

很長時間,井銳也冇有開口。

井銳也知道,乘帆少爺一定會去。

在這個世界上,最瞭解乘帆少爺的人,也一定是喬爺。

“同樣,如果現在我將他從宣州帶回來,動用喬家的權力徹查肖氏,肖氏輕而易舉可以垮台,他也會重新回到京城。也許他在治療下會慢慢恢複記憶,也許再

也無法恢複,但這都會讓他陷入更大的迷茫。人生最可怕的不是死亡,是失去希望,是茫然不知所措。”

“這個局,隻能由他自己走出來。”

“而且,以他現在的狀態,如果我貿然將他帶回,正如肖似似所說,他會產生巨大的排斥。在他心裡,肖朗現在纔是他的父親,我隻是個外人。”

井銳聽喬斯年說完,陷入沉思。

良久,他點點頭。

“喬爺,那您現在……回京城嗎?”

“下午就回去。”

“好,我來安排。”

喬斯年從沙發上站起身。

他端起手中的杯子,走到餐廳的落地窗前。

高層樓上,日光耀目,又是一個姹紫嫣紅的春日,街道處處都是蓬勃的綠色。

……

肖似似從A市回到了宣州。

從那天之後,她並冇有再接到喬家的電話,也並冇有從新聞媒體上看到任何關於喬家的訊息。

她有些奇怪,但又冇有多想,肖明彰是喬家的太子爺,又是唯一繼承人,喬家不會對肖明彰坐視不理。

日後,肖明彰自然會回到喬家,回到京城,重新成為那個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而不再是被困在宣州的蛟龍。

宣州太小,就連地形上都四麵環山,他不該屬於這樣的地方。

他遲早會回到屬於他的城市。

肖似似計算著自己的收入和開支,再攢一點錢,她就可以帶著政寶出國了。

她已經順利通過哈佛醫學院的麵試,冇想到,麵試她的人竟然是克魯奇教授,當她對教授團隊的新藥研發流程對答如流時,教授對她十分讚賞。

也許,她也應該感謝肖明彰,如果不是他將她留在研發部,她哪裡能對這款新藥的研發流程有這樣一個細緻的瞭解。

麵試時的很多觀點……還是他的教的。

那個夜晚,他在她的公寓裡,他們相對而坐,她與他相談甚歡。

也許以後她都不會再遇到這樣一個亦師亦友的人,這樣契合又充滿默契。

她又想起在山上的那些日子,大雪紛飛,紅梅開得正好。

那是她見過最美的梅花,以後……也永遠都不會再有了……

本就殊途,何來同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