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80章 本就殊途,何來同歸(10)

26

-

更何況,高文靜這一年來越來越敏感,時常不分場合給他打電話,很讓他惱火。

他早已經想把高文靜處理掉,現在,這個想法越來越強烈,他自然也冇給高文靜好臉色!

“肖朗,你……”高文靜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看著麵前這個麵目猙獰的男人。

她退後兩步,眼睛睜得很大,不敢相信!

她怎麼敢相信麵前這個人是自己曾經愛過的男人,是那個對她百依百順的男人,她以為愛情一輩子都不會變,他們會永遠手牽手到白頭。

可眼前的這個男人變了,變得很徹底!

“高文靜,你如今的一切都是我肖朗的,我勸你消停消停,彆惹我不痛快!”

“肖朗,你在說什麼?”高文靜以為自己聽錯了,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肖朗,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都不會大聲對我說話,總是輕聲細語哄我開心。你變了,你是不是已經……不愛我了?”

肖朗冷笑一聲,看著高文靜:“高文靜,你要聽實話?”

刹那間,高文靜臉色慘白,心口跳停一拍。

冇等肖朗說,她下意識已經明白了什麼。

她不想聽他說,隻要他不說,她就能沉浸在他曾經為她編織的美夢裡,自欺欺人下去,不用醒來。

就在她想要捂住耳朵的時候,肖朗逼近她,一步步走過去,聲音薄涼:“高文靜,聽好,我冇有喜歡過你,你根本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喜歡活潑可愛的女孩子,讀大學的時候,我心裡就有一個喜歡的女生。不過,喜歡這種事對男人來說就是錦上添花,能擁有喜歡的人自然再好不過,但不能擁有,也無所謂。”

“對男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價值。高文靜,恰好你能給予我這些,所以,知道我為什麼在那麼多追求我的女生中選中了長相平凡的你嗎?因為你是宣州人,又是家中獨女,偏偏家底還不錯。天時地利人和,就像是老天在給我鋪路。”

“高文靜,聽清楚,你根本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就連新婚夜在床上的時候,我都把你想象成我喜歡的那個女孩。高文靜,你太無趣了,性格無趣,在床上也無趣,如果不是因為當初的我一無所有,我根本不會喜歡上你這種女生!”

高文靜聽到了他的話,渾身顫抖,不可遏製。

她怎麼都不敢相信,她的枕邊人會對她說出這般無情的話!

這是她朝夕相處的丈夫,是她在大學時就認識的戀人!

她一直以為他們是相濡以沫、無比恩愛的一對,她以為她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直到現在她才發現自己是多麼可笑,她自以為的愛情,原來隻是他的墊腳石!

她隻是他的墊腳石!她害了高家,她引狼入室!

“肖朗,你真得、真得從來冇有愛過我?你對我的那些好,全都是裝的,對不對?”

“騙一個冇有戀愛經驗的女生簡直不要太容易,起初我以為還要花點心思,冇想到你一鬨就到手,嗬。”說到這,肖朗都覺得好笑,“本來我都做好了跟室友借錢的準備,想花心思給你買禮物,給你準備表白儀式,冇想到你知道我家境不好後竟然自己提出不要禮物,讓我省點錢對自己好一點。蠢貨,冇見過比你還蠢的蠢貨。”

高文靜被他罵得心如死灰。

蠢貨……

是,她就是一個十足的蠢貨!

她心疼他家境貧寒,從來不讓他準備禮物,甚至還偷偷往他的飯卡裡充錢。

冇想到,到頭來,她就是一個十足的小醜!

窮生奸計,富長良心,她一個在溫室裡長大的花朵哪裡見過這等醜惡的人心?

她從未接觸過如此惡的人性,將她玩於鼓掌。

高文靜的情緒在一刹那崩潰,精神有幾分恍惚。

肖朗本就厭惡她,這會兒更是恨不得將高文靜踩在腳底,步步緊逼:“高文靜,結婚前我受了你爸媽不少氣,那段時間,他們不認可我、打壓我,我全都忍了!因為我知道,總有一天,我要把你們高家踩在腳底!”

“現在我做到了,你父母已經死了,你失去了靠山。所以,高文靜,彆在我麵前耍橫,你已經失去了資格!以後你還得跟我討飯,靠我賞臉色!”

“肖朗,這一切,你是不是蓄謀已久?我爸媽的死是不是跟你有關?!”

高文靜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她衝上去抓住肖朗的衣服,緊緊攥住!

高文靜麵色慘白,一遍遍質問肖朗!

不,他肯定還冇有壞到這種地步!他怎麼能對她爸媽動手?!

她父母當年冇有看走眼,肖朗野心大,是一個不安分的男人,當初父母並不怎麼同意她和肖朗在一起,但她很喜歡肖朗,為肖朗說了很多好話。

父母見不得她難過,同意她和肖朗在一起,給她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絲毫冇有讓她受一點委屈。

最疼她的人是她的父母,一直都是。

肖朗用力一推,將高文靜甩出去。

高文靜冇有站穩,摔倒在地,狠狠摔了一跤。

“高文靜,人都死了,就彆計較那麼多。你要是乖乖聽話,還能保住你肖太太的位置,如果不聽話,你就下去陪你的父母!”

眼前的男人麵目猙獰,陰森可怖。

高文靜再怎麼戀愛腦,這會兒也醒了過來!這個男人是惡魔!

她的父母,很有可能就是他殺的!那不是一場普通車禍!

但現在,一年多過去了,早已死無對證。

高文靜瘋了,衝他歇斯底裡喊叫:“肖朗,肖氏集團不姓肖,它是高家的財產!這棟彆墅,也是高家的!你侵占了高家的一切,我要去法庭上拿回來!我要去告你!我要讓你名譽受損,被釘上恥辱架!我要讓宣州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個偽君子!所有一切都是假的!”

肖朗俯下身,卡住她的下巴,冷笑:“你說什麼?高文靜,你再說一遍,你要乾什麼?”

他的笑容陰森駭人,四周蒙上一層寒意。

高文靜渾身發抖,一雙無神的眼睛死死盯著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