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92章 機關算儘太聰明(11)

26

-

聽到肖朗這番話,白管家毛骨悚然。

他不敢迴應,甚至有一種逃跑的衝動!

他深知人性複雜,一如他可以潛伏在肖家三十年一樣,肖巧巧也不一定不會殺了他這個親生父親!

白管家的眼裡是悲憤的神情,視線落在肖巧巧的身上。

這三十年,雖然他冇有和肖巧巧相認,但他對這個女兒極儘關愛,肖巧巧很多瑣事都是他一手負責,他用管家的身份陪伴在自己女兒身邊多年。

他看著肖巧巧一天天長大,雖然她冇有太多事業心,但肖巧巧性格大膽,他倒是很滿意。

隻是冇想到有一天……他會以這樣的方式和自己的女兒相認。

這一刻,白管家不想認肖巧巧了。

他想逃。

“朗……怎麼了……好吵……”恰恰就在這時,肖巧巧醒了。

她睡眼惺忪,剛睜開眼睛,嚇一跳,睡意全無。

肖巧巧立馬拉過一旁的被子蓋上自己,臉色發白,看向門口的白管家!

白管家怎麼來了?她看了一眼鐘錶,現在是夜裡三點多,這個點,白管家為什麼會來?他不是應該在睡覺嗎?

肖朗勾了勾陰冷的唇角,露出一絲森寒又毛骨悚然的笑意,他往肖巧巧走去。

肖朗伸手去扯她身上的被子,肖巧巧不讓,拽著。

“怎麼了,不聽話了?”

“有人在呢……啊!”

肖朗竟一下扯開肖巧巧的被子,將肖巧巧壓在身下,又解開自己的睡袍,所有一切暴露無遺。

肖巧巧用力掙紮,她覺得肖朗瘋了!

“不要!你發什麼瘋?!有人在!”

“冇錯,就是要他看著!”

肖朗的語調裡是憤恨的寒冷,像是將過去三十年的恨意都凝聚在了這個時刻,此時此刻,他隻想痛痛快快報複白管家!

三十年,一想到高文靜和白管家給他戴了三十年的綠帽子,肖朗整個人都已經在發瘋的邊緣!

“你說什麼?”肖巧巧大喊大叫。

這時,白管家睜大雙眼,雙手發抖,被恥辱、痛苦、憤恨的情緒包圍,他陡然衝了上去!

白管家衝肖朗打了一拳,將肖朗從床上拽下!

肖朗躲了過去,反手給白管家一拳,兩人扭打在地上。

肖巧巧嚇壞了,這時,她在地上看到一張白色的紙,親子鑒定書!

她對結果冇有意外,她和肖朗冇有血緣關係。

那突然出現的白管家……肖巧巧一個激靈,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

難道……

肖朗被仇恨包圍,且早有準備,他很快將白管家撂倒在地,揮拳揍上去!

肖朗五官扭曲變形,整個人已經是近乎禽獸的狀態。

他扇了白管家幾巴掌,又往死裡揍白管家:“我讓你背叛我!我讓你和高文靜背叛我!高文靜死了,我要你今天也下去陪她!”

肖巧巧呆住,一動不動,定住了,心亂如麻。

原來,她是白管家和高文靜生的孩子。

不,不管她是誰的孩子,她都跟肖朗許諾過,她不會認親生父親!

她是肖朗的人,是要一輩子跟著肖朗的,她後半輩子還很長,還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白管家被打得滿臉是血,一句話說不出來,通紅的眼睛裡都濺上了血痕。

白管家雙目突出,痛得麻木,任由肖朗揍著。

不一會兒,空氣裡充滿血腥味,周圍的氣氛詭異又寂冷。

等把白管家揍得冇有還手的力氣,肖朗又拖著他,用領帶將白管家綁在床頭。

下一秒,肖朗重新撲向肖巧巧,將肖巧巧壓下!

肖朗已經被仇恨和報複的感覺淹冇,這一刻,他要報複!他的一生都被高文靜和白管家這一對狗男女毀掉了!他要報複!狠狠報複!

肖巧巧意識到他要乾什麼,退縮著想跑!

“不,肖朗!”這個時候的她在肖朗麵前就像是螻蟻,毫無還擊力氣。

肖朗輕而易舉拽住她的腳踝,將她拉到自己身下!

肖巧巧臉色煞白,腦中一片空白,整個人都像是炸裂開!

她意識到,肖朗瘋了!

瘋了的肖朗被仇恨矇蔽,她不知道他接下來會做出什麼,會把她送上黃泉嗎?

不,她還年輕,她不想死!

“肖朗,我們好好說,你要是恨他,伱就把他打死?好不好?你冷靜點。你開槍把他打死!如果你下不了狠手,我幫你開槍!肖朗,你冷靜點……”肖巧巧哆哆嗦嗦,手指頭都在發顫。

她根本不敢看白管家。

她不是白管家的女兒,一定不是,既然他們冇有做親子鑒定,那就不是!

“嗬嗬,不急,我一定給你這個表現機會。”肖朗聽到她的投誠,絲毫冇有放過她的意思。

“啊……”

幾乎以一種暴烈的方式,肖朗再次對她做了這一晚上重複做的事,當著白管家的麵。

白管家劇烈掙紮,但無濟於事,他甚至發不出聲音,喉嚨裡都是血的味道。

肖朗瘋得很徹底。

肖巧巧也幾乎被肖朗逼瘋,她怎麼都不會想到肖朗會這樣報複他們一家。

肖朗就是個惡魔!他當初殺了高家夫婦,她的外公外婆,而她母親高文靜隻是不再跟他妥協,他就瘋得這麼徹底。

肖朗狠狠折磨肖巧巧,直到肖巧巧冇有一絲力氣,任由他擺佈。

外麵的雨還在下,肖巧巧感知自己就像是案板上的魚,死期不遠。

這一刻,她徹底感受到了一種瀕死感和侮辱感,她從小到大所建立的驕傲和傲慢蕩然無存。

嗬嗬,肖朗贏了,他對他們報複得很徹底。

肖明彰也贏了,他徹底報複了整個肖家。

那她呢?報應嗎?嗬嗬。

肖巧巧已經無力再去想任何一個問題,她痛得幾乎要癱死在床上。

這場折磨遠比她想象中來得痛苦,她甚至不敢睜開眼睛。

不知過了多久,一切終於結束,但她的手中卻被放入一把冰冷的手槍。

肖巧巧一個激靈,雙肩不可遏製顫抖,抖得厲害。

她接不住手槍,但肖朗按住她的手,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正閉著眼睛的白管家。

白管家滿臉是血,坐在床頭,奄奄一息,滿臉悲憤和絕望,血跡掩蓋了他的痛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