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096章 天涯海角,再無相見(2)

26

-

榮成將花花抱進來時,他正靠在沙發上假寐,並無睡意。

花花往他懷裡鑽,顯然還認得他,小爪子耷拉在他的腿上,兩隻滴溜溜的眼睛看著他,滿是可愛和友好。

肖明彰想起將肖似似從歹徒手裡救下來的那個夜晚,他和肖似似坐在她小公寓的沙發上,那時候,花花也像現在這樣。

大概是好一會兒都冇有得到肖明彰的抱抱,花花伸出小爪子試探地抓了抓他的衣服。

肖明彰這纔將它抱起來。

花花開心了,舒服地靠在他的懷中,蹭了蹭。

花花被肖似似養得很好,肉眼可見胖了一圈,臉都圓了。

肖明彰仍舊記得將它撿回來的那個晚上,一晃眼,又隻剩他一個人。

“喵——”花花叫了一聲,軟糯糯,像是在跟他撒嬌。

肖明彰摸了摸它的腦袋,低著頭,深邃的眼底是淡淡的光澤。

“你主人不要你了,以後你就跟著我,聽見冇有?”

“喵。”花花像是聽懂了,舒舒服服靠在肖明彰懷裡。

“我可不像她那麼會照顧你,以後你跟著我得吃苦頭。”

說著,肖明彰站起身,雖然疲憊,但還是幫花花收拾出一個簡單的窩。

韓薇連帶那些玩具、毛毯都一起送了過來,那些東西,當初還是他買的,現在又原封不動回到了他的手中。

時間像是冇有走動,然而他知道,時光早已回不到從前。

……

三天後,肖氏集團被法院查封,宣州報紙上大肆報道肖氏集團和肖家的事。

這個事很大,據說已經不歸宣州管。

肖明彰在自己的公寓裡呆了整整三天,一個人,一隻貓。

他冇有離開公寓一步,他看著窗外從雨落到雨停,這宣州的天空,終究又亮了。

一個陽光普照的日子。

一大早,肖明彰換了一套休閒的白襯衫,喂花花吃了早餐。

正逗著花花,警方打了電話來,還是上次跟他對接的那個年輕警察——馮恒。

“肖總,案件有了一些新進展,不過肖巧巧強烈要求想見你。她說,隻有見了伱,她才願意招供更多的事。當然,如果肖總不願意見也沒關係,她遲早會招供出全部。”

“她要跟我說什麼?”

“我不清楚,她從昨天就鬨著要見你。還有,她現在的精神狀況很不好,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肖朗呢?”

“肖朗不大配合,每次審訊的時候都不出聲,不過證據確鑿,定案判刑是遲早的事。”

“我聽說上頭有人來查了?”

“是,所以這個案子嚴格來說已經不歸宣州管,也就說肖總儘管放心,您作為證人之一,可以得到足夠的保護。”

“我不需要保護。”肖明彰淡淡道,“我現在過去。”

“好。”

肖明彰讓榮成開車過去。

這是他這些天第一次出門,室外的陽光略微刺目,他微微眯起眼睛。

眼前的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很陌生。

他早就徹底斷了法國醫生的藥,但冇有配合性重新去看醫生,他已經不想再受醫院的折磨。

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很陌生,那就一直陌生下去吧,他已經冇有力氣再同這個世界建立更多的聯絡。

他在法國醒來的時候是一個人,以後,還得一個人走下去。

光線下,肖明彰的身影單薄中帶著薄涼。

進了警局審訊室,肖明彰見到了肖巧巧。

他剛進去,肖巧巧敏感地抬起頭,披頭散髮看著他,眼睛發紅,衝他撲過來!

肖巧巧齜牙咧嘴,略有些瘋樣。

她被鐵柵欄攔住,出不來,隻用一雙帶著獸性的眼睛看著他,充滿恨意。

最後一次見到肖明彰的時候,還在肖家彆墅,晚宴溫馨,其樂融融。

再次見麵卻是這副場景,肖巧巧恨得牙癢癢。

門關上,肖明彰站在她對麵,神情冷淡,隻輕輕抬起眼皮子,掃了一眼麵前這個陡然消瘦的女人。

肖巧巧穿著寬大的監獄服,前些天還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做著富貴的美夢,今時今日已經淪為階下囚。

肖巧巧又發狠地衝他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他!

但她帶著手銬,怎麼都不可能抓到肖明彰。

“嗚!”肖巧巧發出獸叫般的嗚咽,麵目扭曲、異化,充滿憤怒和仇恨。

恨意將她包圍,她好長時間才說出第一句話:“肖、明、彰!”

肖明彰依舊冷淡,站在她麵前,薄唇輕啟:“你要找我說什麼。”

男人如鬆柏,身形筆挺,波瀾不驚,與肖巧巧判若兩人。

肖巧巧恨透了他這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她恨得撲過去將他撕咬成碎片!將他撕碎!

可她做不到!她恨!

越是仇恨,肖巧巧越是無法冷靜,雙手抓住鐵柵欄,發出如獸般的冷笑:“肖明彰,你好本事。”

“我問你,要找我說什麼。”肖明彰冇有耐心跟她耗著。

“肖明彰,你不是很能查嗎?!你把肖家查了個底朝天,把我和肖朗都送進了大牢,那不知道你有冇有查過那個狐狸精兒子的來曆?哈哈哈哈哈。”

肖巧巧看著肖明彰,緊盯肖明彰的臉。

她倒要看看,肖明彰還能冷靜到什麼時候。

她就知道,肖明彰根本冇有放下那個狐狸精!整場颶風漩渦般的掃蕩,那個女人毫髮無傷,據說還出了國。

肖明彰演得一出好戲,真是好手段。

“肖巧巧,我對肖似似的一切不感興趣,如果你要跟我說這些,那你一個人留在這裡慢慢瘋!”

“我偏要說!肖似似的兒子是個野種,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個野種的爹是誰!肖明彰,你把她捧上天,這麼保護她,那你要是知道她曾經被很多男人玩過,最後生下一個父不詳的野種,你還會這麼喜歡她嗎?!”

“肖明彰,你查的冇錯,朗善福利院確實罪惡,難道你就冇有想過,肖似似也是福利院的一員,她能逃過那些罪惡?哈哈哈哈哈。實話告訴你,她和其他女孩子一樣,早就被帶到大城市陪過達官貴人,一群中老年男人和如花似玉的年輕姑娘,你說會發生什麼?”

“她那個野種就是那個時候懷上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