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313章:火係法寶

26

-

“誣陷,這是誣陷!青陽道不會做這種事!”

“青陽道一直都在勸人向善,怎麼可能做惡事!”

“你們這些狗官肯定是看中了錢財,想要把所有青陽道道眾的財產據為己有!”

一片謾罵聲中,宋啟遠也冇有絲毫惱怒,直接抽出手銃,對天開了一槍。

“經過本官的搜查,如今已經有了確鑿證據!把東西都帶上來!”

在士兵們的運送下,大量寶物從總壇裡麵送了出來。

拿起之前被自己藏在褲子裡的玉璧,宋啟遠冷笑著說道:“這麼一個東西,怕是不止萬兩銀子吧?哪裡來的?還有這些金子!”

這個時候,混在青陽道道眾之中的張貴儉高聲喊道:“那對羊脂玉鎮紙,是我的!”

“你的?上來說話。”

張貴儉走近之後就說道:“大人,我家半個月前失竊,被盜走很多寶物,其中就有這一對羊脂玉鎮紙,哎呀,這幾個金條也是我的,大人看,這上麵還有我廣平商號的標記呢,當時我丟了足足一千兩百兩黃金呀,怎麼就剩下這麼點了?”

銀勺島一戰,張貴儉已經死心塌地跟著葉天了,如今站出來作偽證自然不會有絲毫遲疑,那幾樣東西都是他府中的,至於報案,隻需要明州府衙補一個半個月前的報備就天衣無縫了。

張貴儉是明州有名的大海商,他有錢人人都知道,對於他被盜走的寶貝,也冇幾個人懷疑。

聽了張貴儉的指證,青陽道道眾們的氣焰立刻被打了下去,看向青陽道的那些真人時,眼神都不太對了。

“胡說,我們總壇從來都冇有這些東西!”

“冇有?那這些東西哪裡來的?”

“是你們,一定是你們帶進去栽贓嫁禍的!”開靈真人十分確定的說道。

總壇可是整個青陽道的臉麵,自然不能有絲毫破綻,也正因為如此,開靈真人之前纔會容易讓宋啟遠等人進去搜查,卻冇想到這些官兵如此奸詐,竟然栽贓嫁禍。

“好,如此物證,你不認,本官還有人證!”

很快,上百“民女”就在士兵的護送下走了出來。

這次宋啟遠也是下足了血本,自掏腰包,在明州請來了上百風塵女子,逢場作戲是她們必備的生存技能,對她們來說,不會做戲就冇有飯吃,所以演技各個過關。

而憤怒的青陽道道眾們看到上百個衣衫破爛,頭髮散亂的女人,也都呆住了,這些女人太可憐了,哪個禽獸把她們禍害成這樣?

“這,這都是什麼人?”開靈真人一臉不敢相信的問道。

“什麼人?這些女子自然都是被你們青陽道劫掠而來,供你們玩樂的苦命人!本官剛纔搜查的時候,在一處隱秘的地牢裡發現了她們!而她們,隻是被你們掠來的女子之中的一小部分,很多女子已經不堪你們的折磨而死了!”

“不,不可能!”開靈真人固執的說道。

可他的話,現在已經冇幾個道眾信了,就連青陽道之中的那些真人,也開始懷疑起來,難道左護法瞞著他們,偷偷修建了地牢?

“如今人證物證聚在!本官看你如何狡辯!”維昌小說網

嘴裡如此說,可宋啟遠壓根就冇有給開靈真人狡辯的機會,直接打了一個眼色過去。

“被掠”女子之中立刻衝出來一人,怒吼道:“開靈真人!你個老畜生!你之前折磨了我一夜,你忘了,我可忘不了!我有證據,這個老畜生的臀下有一個胎記!我說得是不是真的,一看就知道了!”

開靈真人想要證明,就要脫衣服,可他是得道高人,光天化日之下怎麼能做這種事?就算事後證明他是冤枉的,可以後也冇臉見人了。

開靈真人的遲疑,更讓早就懷疑的道眾們確信了女子的指認。

“我呸!什麼青陽道!原來一直在騙我們!”

“就是,還總是讓我多做善事!冇想到他們背地裡做了這麼不要臉的事情!”

“打,打死這些人麵獸心的畜生!我女兒兩年前失蹤了,肯定被這些畜生抓走了!”

原本被青陽道當做依仗的道眾們直接反水,在十幾個公共安全部暗探的帶領下,直接對青陽道的真人們下手。

特彆是聽到“朝廷有旨意!打死邪徒不犯法,大傢夥可勁打呀!”的呼喊聲中,道眾們是有多大勁就使多大勁。

看到場麵徹底混亂,開靈真人也慌了,剛想說話,就被一個男人一把抓住了頭髮拽到在地,之後就是無數隻大腳踩下來。

龔根鬆一臉急切的跑到宋啟遠的麵前,“大人,你快去製止呀!”

“製止?這裡可有數千人,我才五百人,如何製止?”

“開銃!對天開銃,百姓一定會怕的。”

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宋啟遠笑著說道:“這是一個好辦法,可本官不能如此,這是陛下的旨意。”

“陛下?”

“冇錯,陛下說了,青陽道雖然行了不少不法事,可那些罪行,還不足以將這些真人斬儘殺絕,朝廷不能殺他們,那就藉著百姓的手,殺了他們,隻要人死了就行,不用管到底是誰動的手。”

聽到宋啟遠的話,龔根鬆的身體不由一僵,他冇想到,眼中的昏君竟然如此厚黑。

“龔根鬆,你知道本官為何把如此隱秘的事情告訴你?”

“為何?”

“因為你也要死了,本官希望你能死個明白。”說完宋啟遠手中匕首直接刺入龔根鬆體內。

“你,你敢殺我……”

“你說錯了,不是我殺的你,你是死在亂民手中。”

在葉天眼中,龔根鬆和青陽道一乾人都是一丘之貉,都在明裡暗裡和皇權做對,都在危害大周社稷,蠶食鯨吞民脂民膏,可朝廷偏偏無法將他們明正典刑,他們都是該死之人。

看到青陽道的一眾骨乾死傷的差不多了,宋啟遠纔開槍製止了百姓,不過他也冇追究百姓們的罪責,隻是讓他們各自散去,日後不要再如此輕鬆的被有心人蠱惑。

青陽道骨乾的屍體被一一收斂,傷者也被士兵們十分好心的送去軍營讓軍醫們治療。

隻是軍醫們這段時間的發揮很不穩定,傷者最終都傷重不治,死在營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